DSC09797.JPG

 

成為一名有機種植的農夫,對我來說最大的衝擊就是學會接受損失。

過去在求學階段,習慣一道問題有一個標準答案,答對得分答錯倒扣分數。

進會議室簡報時,由無數個分析數據推砌而成一個結論,這個結論初評約8成的成功率才會進入到執行。

這些都合乎邏輯推論,在這樣的遊戲規則下,很多事變得理所當然。例如提出問題就希望得到答案,又或是努力總伴隨著收獲。

 

因為對務農完全沒實做經驗,跨行進入有機農業領域只能從零開始學,從自己育苗開始、認識土地習性、了解土地上的病蟲害…一步一步自己慢慢摸索。

自己育了108穴盤格的小黃瓜苗,扣掉被鳥吃掉種子,後來只冒了10株小苗。辛苦把苗照顧到可以定植,6株被黃守瓜啃死,緊急施草木灰還是又死了2株。接連下雨又碰到2個颱風,小黃瓜得病又死了1株,最後1株小黃瓜躺在被颱風吹垮的棚架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撐過這波雨季。

 

DSC00557.JPG

 

原來農業的看天吃飯,其實是一道哲學問題,教我們學習把人生重點擺在當下,努力把今天過好,並且培養與累積智慧以面對許多無常。

每一行有每一行的辛苦,只是辛苦的情況不同。農家不會比較苦,別人也不見得就比較輕鬆。如果一般人偷懶睡到十點才上班,老闆一定不放過他,可是農夫什麼時候給植物澆水、施肥,只要植物不太餓,它們根本不跟我們計較。只要我們心胸夠寬大,做農真的自由自在,只要讓植物健康快樂,我們也會過得很快樂。

所以,身為一名有機農,首要的課題便是學習損失的哲學,從磨練中讓自己的心胸變寬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在返鄉的路上

阿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