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eringo_20190311_142213.jpg

過年,整理倉庫時意外遇見手稿文件裡妳留下的幾句話:
「剛剛翻了一下正中書局出的《小草的3年》,突然間,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高中時代,那一種想要讓自己神采飛揚、追求一切美好的心理,卻老是被現實打壓,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找不到信心、找不到歸屬感的感覺。
也許在別人眼中,自己是過得如此亮麗多彩,但自己知道,在心中總有一處是失落的…」

讀起妳提及的《小草的3年》這本書,卻已事隔超過十年,這才知道它是一本紀錄北一女某班級女孩們從高一到畢業,各自面對人生挑戰與蛻變的故事和心情。
我把這本書塞進包包,一有空檔便捧著、讀著。

北一女中學生的心情離我有些遙遠,但我讀著讀著卻也短暫脫離現實回到高中時代。
放學前,學藝股長得把教師日誌送回教務處,因此認識了教務處的陳姐,陳姐只管我要叫她阿嬤,阿嬤阿嬤的叫,常常中午她會多準備一個便當,要我坐在她的位子上吃。下午第一節課鐘聲響,阿嬤有時會塞本參考書要我帶回去。好好用功讀書啊!但我不聽話,總是陷入悲劇角色走不出來,把自己演得是枚棄子,沒爹沒娘沒人要的野孩子。
阿嬤退休前說最放不下心的便是我,休學復學休學復學彷彿病入膏肓,而妳接了教務處組長工作,把小小的辦公空間騰出一小塊給我。
這個小小的空間,是當時唯一一個不會背叛我的地方,不會有人踹破房門拿皮帶抽我,不會有人罵我垃圾怎麼不去死,不會有站在講台說林秉賢他唷是個自閉兒的為人師表,班會時全班得舉手表決,表決我的原生家庭那件事最不幸。

我把自己是枚棄子,沒爹沒娘沒人要的野孩子心事,謄進筆記本裡,而小草的3年那段文字留言就藏在裡頭,一藏藏了十幾年。

心情的高低起伏總會隨著歲月淡去,但對於空間的印記,卻永遠刻骨銘心。
空間,得是有溫度的。返鄉整修三合院,一開始便遭遇挫敗,但我總希望這個空間,也能延續妳無私給予的安全感一樣,是溫暖的。

 

20170204_101853.jpg 

如果把人的一生拉扯成一直線,那麼朋友是什麼呢?
或許就如同妳說的:
「讓我們各自努力,互相打氣。」

 

IMG_20141003_172204.jpg

看似各自平行的人生軌跡,隱藏著彼此砥礪與支持;看似兩個毫不相干的空間,卻流竄一股力量,由小小的辦公空間流進蓄勢待發的老屋空間,引領這股力量的就是友誼。

 
 
DSCF0003.JPG
上大學後第一次到老師家拜訪

 

20160517與汪汪在新莊.jpg
和老師當朋友最棒的好處就是,老師的專業便是會用你能理解的方式傳授知識給你,有時候是塞幾本書在你手中。
 

20171003_141416.jpg
空間的溫度,可能來自於,當你做白日夢時,你的朋友不會著急地恥笑你或打醒你,而是用一種看似為難但其實是擔心的表情,出現在你現實的夢裡,陪你走一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默 的頭像
阿默

台北。字耕農

阿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