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蟲新聞.jpg

    回憶起一整年的學生記者身分,那時我專跑社會線且只挑弱勢新聞,像獨居老人、愛滋、同志、妓權、身障…而第一則新聞便是談農民與菜蟲之間的關係。

    訪問中,許多年紀超過半百的老農異口同聲地說,當農夫太辛苦了。

    這種看天吃飯與勞作辛苦,我相信只有這些靠農林漁牧礦賺錢糊口的人才能了然於心。

 

    對當時的我而言,堅持只跑弱勢新聞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知道未來自己也得走入所謂的主流,不向主流靠著走,就像不沾媒體光環默默抗爭的人民,最後只會落得心酸與失落,這是我在媒體訓練過程中不斷說服自己得接受的事實。

    對於社會議題的慷慨激昂,對社會階級低下甚至自覺渺小的百姓,在學生時代我可以盡情做個憤青,但隨著進入社會,許多現實面的種種挑戰會磨掉一個人過於文青或不切實際的性格。

    或許現階段我還自恃年輕,對許多事感到無關痛癢,認為絕望也好,憤恨不平也罷…早已經沒有那種一定得如何的不顧一切。一部份是對未來不抱樂觀的期待,一部份是覺得未來太多了,用都用不完,再看看也沒差的苟且心態。

    或許這樣子的人生議題辯論,不需要追根究柢硬是要訂出一個標準答案,這種隨遇而安的心情,特別是受到一位特別的朋友的影響。

DSC05844_1.jpg

    我最近認識一位非常可愛的老農慶伯,慶伯從國小開始便跟著爸爸務農,至今種田經驗快七十年。

    我覺得慶伯最可愛的地方,就是雖然他嘴巴掛著種田甘苦啦賣種田啦,但每次下田他就像一尾活龍,臉上總是笑咪咪的。

DSC07450.jpg

    前幾天到他家作客,他喜孜孜的神情,雙手卻不閒著賣力地磨著咖啡豆說要泡咖啡給我喝。一邊說不是什麼好咖啡啦,一邊笑容都瞇到眼睛埋進皺紋裡了。

    這就是無米樂的心情吧,一種樂天知命順從人生的樂觀心態。

    或許慶伯沒有讀過非常多的書,也可能講不出什麼名言或大道理,但他待人處事早就無形地教導旁人怎麼好好做人,以及透過他的務農精神感染旁人學習樂天知命面對每個人迥異的人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默 的頭像
阿默

台北。字耕農

阿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